三众文化 手机版 无障碍 微博 关注微信
手机浏览器打开http://3g.sxxww.gov.cn/
投稿:sxxww5822186@163.com
您现在位置:沙县新闻网 >> 沙溪流韵 >> 文学 >> 浏览文章

曾经的泪水(散文)

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 未知 无障碍【语音播报】

 曾经的泪水(散文)

作者:张相银

小时候,我有个绰号叫“哭婆”。 铅笔丢了哭,迟到了哭,同学稍碰一下哭,自已不小心跌倒也哭。只要稍不如意,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,噼噼啪啪往下掉。而且哭的时间特别长,别人怎么哄都没用。但我一般是低声抽泣,似有天大委屈,往往勾起大人们无限的爱怜,无形中也为自己赢得了比姐弟们更多的呵护。

读初中以后,我仍旧与“哭”形影不离。一次,在校园角落看到一群男孩子欺负弟弟,我气得不知道怎么办,就站在那里嚎啕大哭。那群动手打人的男孩儿听到我惊天动地的哭声,居然“哗”的一声全跑了。我不肯罢休,一路哭到老师办公室。老师找来那群男孩狠狠批了一顿,我还是不依不饶,泪流不止。老师烦死了,最后拍着桌子命令他们写下保证书,我这才收起滂滂沱沱的泪水!

都说“女人是水做的”,这话还真不假。长大后,我发现自己的泪腺特别发达,泪水说来就来,挡都挡不住。

谈恋爱时,我就常常把自己弄成了“水人”。许多时候,两个人聊着天或散着步,我莫名奇妙地就流泪千行,弄得男朋友手足无措。他只好围着我打转转,左一个怎么啦右一个怎么啦,用尽浑身解数,说了一箩筐的好话。最后,也不知是男朋友的哪句话打动了我,我也就破涕为笑了。

婚后,每次和老公坐在一起看电视,只要有感人的画面,我就会哭得稀哩哗啦,严重时还会耸着肩膀不停地抽噎。这时老公就会一边抽纸巾帮我擦拭眼泪,一边模仿相声演员冯巩的口气说:“毛——病,有啥好哭的嘛,都是假的啦!傻女人!”

工作中一碰到不顺心的事,我就回家把自己关进屋里听音乐。这种时候,我听的基本上是“哀乐”。随着节奏的高低起伏,我尽情感受曲子的无尽忧伤,毫不顾忌地哭它个天昏地暗。哭过后的我,犹如闷热难耐的夏日跳进清凉的河水里,舒爽极了!之后,我瞪大双眼望着镜中的人,指着她的红眼圈,学着老公取笑我的语气骂自己:“毛——病!傻女人!”然后“扑哧”一笑,钻进被窝,一觉睡到天亮。

老公去外地上班那年,我当了母亲。从那时起,我由一个爱哭的女孩儿变成了一个爱哭的母亲。我独自带女儿,最怕的就是宝贝生病。女儿一生病,她哭我也哭,常常半夜抱着女儿往医院跑。我流着眼泪挂号,找医生,拿药。见针扎在女儿的身上,我的心隐隐作痛,又止不住泪水涟涟!

老公不在身边的日子,我含着眼泪学会了很多事。自己扛米上六楼,自己带病照顾女儿,自己交水电保险费,自己监工装修房子……也渐渐明白哭不再是万能的。于是,我把眼泪吞进肚子里,冷静处理突如其来的急事,勇敢克服生活中的困难,坚强面对工作中的压力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