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众文化 手机版 无障碍 微博 关注微信
手机浏览器打开http://3g.sxxww.gov.cn/
投稿:sxxww5822186@163.com
您现在位置:沙县新闻网 >> 群英荟萃 >> 浏览文章

乡间路上的“护花使者”

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 未知 无障碍【语音播报】

 

在一条崎岖的乡间山路上,一位乡村教师头戴斗笠,挽着裤脚,一瘸一拐走着,后面,跟着一群孩子。

经过一座独木桥,桥下是深邃的溪涧,溪水发出震颤的吼声。他走在前面,孩子们一个牵着另一个的手,小心翼翼地走过独木桥……

这一幕,是沙县高桥镇桂岩村到张厝自然村路上一道亮丽的风景。

扎根高山

这位乡村教师叫朱起炳,1963年出生在沙县高桥镇桂岩村张厝自然村。小时候患上小儿麻痹症,左脚落下了残疾。19807月,他参加高考,仅以几分之差与自己心仪的大学失之交臂。

张厝自然村,是高桥镇最偏僻的自然村,海拔800多米。当地人说,地无尺平缺水喝,出门爬坡不通路。这样的高山小村,公办老师进不来,来了也留不住。

当年9月,朱起炳成了一名村民办教师,开始了他的教师生涯。扎根高山,一晃30余年。

朱起炳有过机会离开村子。80年代末,有一家福利厂要他去当文员,工资是老师的好几倍,朱起炳动摇了。

村民得知后,赶到朱起炳家。“老师,你走了,孩子们怎么办?”、 “老师,你不要走。”……家长和孩子们你一言我一语挽留。最终,朱起炳放下了整理好的行李。

“护花使者”

从张厝自然村到桂岩小学有3公里路程,全是羊肠小道,山高路陡,林深苔滑,还要经过一座高高的独木桥。张厝的学生每天早晚往返于这条小路,路上不安全。

有些家长不放心,干脆不让孩子上学。这怎么行?朱起炳急了。“孩子上下学,我来护送。” 这一送就是20年,直到2000年集中办学。

有一年初夏,大雨下个不停,独木桥被洪水冲走。朱起炳带着学生只好走另一条更远的山路。等他们回到家,已经是伸手不见五指。

这条路,成了朱起炳和学生的别样课堂。路上,朱起炳有时和学生一起背古诗,有时教他们猜谜语,有时给他们讲童话故事。朱起炳回忆说,“既消除了疲劳,又让学生增长了知识。”

有人统计过:朱起炳护送学生每天一个往返是6公里,每周是30公里,一年下来就是1200公里,二十年就是24000公里。这20年,学生没有出过一次安全事故,乡亲们亲切地称朱起炳“护花使者”。

爱在高山

赖小清,曾经性格内向,极少说话,而且成绩很不理想,考试从来没有及格过。因为这样,常常受批评。

朱起炳了解情况后,便有意无意的关心帮助她,课后还给她开小灶。当年期末考,赖小清不仅及格了,数学还考了90分。现在赖小清上了初中,一直是个优秀生。赖小清父亲每次见到朱起炳就说:“老师,我女儿有这成绩,多亏了你呀。”

吴世良,是下居坑的一名留守学生。一年级上课第一天,就有同学告状,“吴世良上次打我”,“吴世良玩沙子”,“吴世良把邻居的小鸡捏死了”……之后,吴世良到处惹是生非,很让人头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