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众文化 手机版 无障碍 微博 关注微信
手机浏览器打开http://3g.sxxww.gov.cn/
投稿:sxxww5822186@163.com
您现在位置:沙县新闻网 >> 经济文化 >> 文化 >> 浏览文章

沙县文史资料第二十一辑——陈瓘与南通(曾祀奉于名宦祠的北宋名臣)

来源:沙县新闻网 作者 未知 无障碍【语音播报】


    老南通人大多记得,在城里文庙(现文化馆)、狼山准提庵及如皋定慧寺内都曾有过“名宦祠”、“乡贤祠”、“三忠祠”等古迹,以供奉陈瓘、岳飞、文天祥等名人,其陈设在上述地点直至解放初期还留存尚好。陈瓘何许人也?为什么人们对他如此敬仰?


    陈瓘,字莹中,号了翁,福建沙县人,生于北宋仁宗嘉佑二年(公元1059年)22岁时考取进士,官至二品左谏议。因反对时相蔡京,而屡遭迫害,与任伯雨等十二三人同时被贬到通州,后与司理吴表臣结为儿女亲家,并留有后人在此地。陈瓘满腹经纶,一生刚正不阿。他与陈师锡同斥奸臣蔡京、蔡卞,时号“二陈”。晚年辞官为民,著书讲学,困而终,逝后谥号“忠肃”,为北宋名臣。


    陈瓘的事迹《宋史》有传,《中国历史名人大词典》有条目,南宋大儒朱熹在《三朝名臣录》中曾亲自为陈瓘撰写传记,南宋理学家杨时为陈瓘原籍的祠堂撰写《沙县陈谏祠堂记》,以示纪念,垂范后人,可见陈瓘在当时的社会地位。另据《福建通志》记载,当年蔡京欲将司马光所著《资治通鉴》焚毁,陈瓘据理力争,奋起维护。


    忠肃公陈瓘有咏通州狼山和海门的词一首《醉蓬莱》:“问东州何处,境胜人幽,两俱难得。狼山相望,有高堂千尺,妙曲轰空,彩云翻袖,乐奏壶天长日,笑我飘然,蓬窗竹户,只廷山色。拟棹觥船,径冲浪花,直造雕筵,共醺仙液,仍乞蟠桃,向庐山亲植,未举江帆,早逢淮雁,问故人踪迹,远老池边,陶翁琴里,此情何极。”他的诸多著名奏章、诗词、祭文等选入《永乐大典》、《四库全书》、《南宋文录》、《乐府雅词》、《宋文纪事》等历史文献及历代各地方志中,体现了他在儒学、理学、易学、佛学、道学诸方面的造诣,决定了其身后的学术地位。


    明代著名作家冯梦龙编写的《智囊》一书,汇集了我国历史上许多智者的故事,其中也有《陈瓘料事如神》、《陈瓘攻蔡京之恶》等两故事,其内容均属历史事实。施耐庵在《水浒传》中也以陈瓘为原型,第97回“陈谏谏官升安抚,琼英处女做先锋”,第100回“张清琼英双建功,陈瓘宋江同奏捷”,一直到114回,都有陈瓘活动情节的叙述。但小说中写的陈瓘故事是宋宣和四年冬至宣和五年的事,而历史上的陈瓘却于宣和六年(1124年)二月含冤而死。小说中写的陈瓘故事虽是艺术虚构,但也说明了人民对他的崇敬和怀念。


    清末民初,为梁启超赞誉的史学家,曾参加康有为“公车上书”的如皋人冒广生(鹤亭)先生,在他咏南通地方掌故的《龙游河棹歌一百首》中就有怀念陈瓘的诗:“大义尊尧日正中,一生窜逐似飘蓬;江城苦恨无资料,天遣前和啮了翁。”不是没资料,而是冒先生未抽空仔细查找罢了。


    据《光绪如皋志》记载:清乾隆年间,陈瓘墓在如皋东城一带亦发现都有他的后代。解放前,南通姚港坝也有陈瓘的墓茔,后人每年祭祀。我市东大街望江楼西侧的原陈家大院(后为城东派出所),据说就是陈瓘及其后裔的宅第,门楹上端曾悬挂“大夫第”匾额。据陈家家史记载,陈瓘为其在通后裔的“始迁祖”。


    与岳飞、文天祥、金应等人相比,陈瓘比他们年长,抵通年代比他们都早,他虽不是本地人,与文、金同属“流寓”,却在本地居住时间最长,又有后代繁衍,与南通的情结最为深厚。


    附:《水浒传》中有关陈瓘的部分章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摘自《南通日报》


    附录:《水浒传》中部分有关陈瓘的章节


    第九十七回    陈瓘谏官升安抚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琼英处女做先锋

……


    太尉道:“正在紧要的时节,来的恁般凑巧!前日正被蔡京,童贯,高俅,在天子面前,劾奏你的哥哥宋先锋覆军杀将,丧师辱国,大肆诽谤,欲皇上加罪。天子犹豫不决,却被右正言陈上疏,劾蔡京,童贯,高俅诬陷忠良,排挤善类,说汝等兵马,已渡壶关险隘,乞治蔡京等欺妄之罪。幸的天子不即加罪。今日得汝捷报,不但陈有颜,连我也放下许多忧闷。明日早朝,我将汝奏捷表文上达。”戴宗再拜称谢,出府觅个寓所,安歇听候,不在话下。


    且说宿太尉次日早朝入内,道君皇帝在文德殿朝见文武。宿太尉拜舞山呼毕,将宋江捷表奏闻,说宋江等征讨田虎,前后共克复六府州县,今差人捧捷表上闻。天子龙颜欣悦。宿元景又奏道:“正言陈瓘撰《尊尧录》,以先帝神宗为尧,陛下为舜,尊尧何得为罪?陈瓘素刚正不屈,遇事敢言,素有胆略,乞陛下加封陈官爵,敕陈到河北监督兵马,必成大功。”天子准奏,随即降旨:“陈瓘于原官上加升枢密院同知,着他为安抚,统领御营军马二万,前往宋江军前督战:并赏赐银两,犒劳将佐军卒。”当下朝散,宿太尉回到私第,唤戴宗打发回书。戴宗已知有了圣旨,拜辞宿太尉,离了东京,作起神行法,次日已到昭德城中。往返东京,刚刚四日。

    ······


      第一百回   张清琼英双建功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陈瓘宋江同奏捷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……

   

    陈瓘、宋江一面教把生擒到贼徒伪官等众,除留田虎,田豹,田彪,另行解赴东京,其余从贼,都就威胜市曹斩首施行。所有未收去处,乃是晋宁所属蒲解等州县;贼役赃官,得知田虎已被擒获,一半逃散,一半自行投首。陈安抚尽皆准首,复为良民;就行出榜去各处招抚,以安百姓;其余随从贼徒,不伤人者,亦准其自首投降,复为乡民,给还产业田园。克复州县已了,各调守御官军,护境安民,不在话下。


    再说道君皇帝已降诏愁,差官口领到河北谕陈等。次日,临幸武学,百官先集,蔡京于坐上谭兵,众皆拱听。内中却有一官,仰着面孔,看视屋角,不去睬他。蔡京大怒,连忙查问那个官员姓名。正是一人向隅,满坐不乐。只因蔡京查这个官员姓名,直教天罡地煞临轸翼,猛将雄兵定楚郢。毕竟蔡京查问那官员是谁,且听下回分解。


         第一百零一回    谋坟地阴险产逆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蹈春阳妖艳生奸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……

  

    却是宋江先接了班师诏愁,恰遇琼英葬母回来;宋江将琼英母子及叶清贞孝节义的事,擒元凶贼首的功,并乔道清,孙安等降顺天朝,有功员役。都备细写表,申奏朝廷,就差张清,琼英,叶清,领兵押解贼首先行。当张清上前,与候参谋,罗戬相见已毕。张清得了这个消息,差人驰往陈安抚,宋先锋处报闻。陈,宋江率领诸将,出郭迎接,侯蒙等捧圣旨入城,摆列龙亭香案。陈安抚及宋江以下诸将,整整齐齐,朝北跪着,裴宣喝拜。拜罢,侯蒙面南,立于龙亭之左,将诏书定读道:

  

    制曰:朕以敬天法祖,缵绍洪基,惟赖杰宏股肱,赞大业。迩来边庭多儆,国祚少宁,尔先锋使宋江等,跋履山川,逾越险阻,先成平虏之功,次奏静寇之绩,朕实嘉赖。今特差参谋候蒙,捧诏书,给赐安抚陈瓘及宋江,卢俊义等金银,袍缎,名马,衣甲,御酒等物,用彰尔功。兹者又因强贼王庆,作乱淮西,倾覆我城池,芟夷我人民,虔刘我边陲,荡摇我西京,仍敕陈瓘为安抚,宋江为平西都先锋,卢俊义为平西副先锋,候蒙为行军参谋。诏书到日,即统领军马,星驰先救宛州。尔等将士,协力尽忠,功奏荡平,定行封赏。其三军头目,如钦赏未敷,着陈就于河北州县内丰盈库藏中那撮给赏,造册奏闻。尔其钦哉!特谕。


    宣和五年四月日,侯蒙读罢丹诏,陈瓘及宋江等山呼万岁,再拜谢恩已毕,人心不侯蒙取过金银缎疋等项,依次照名给散:陈安抚及宋江,卢俊义,各黄金五百两,锦缎十表里,锦袍一套,名马一匹,御酒二瓶;吴用等三十四员,各赏白金二百两,彩缎四表里,御酒一瓶;朱武等七十二员,各白金一百两,御酒一瓶;余下金银,陈安抚设处凑足,表散军兵已毕,宋江复令张清,琼英,叶清,押解田虎,田豹,田彪,到京师献俘去了。公孙胜来禀;乞兄长修五龙山龙神庙中五条龙像。宋江依允,差匠修塑。